輿情聚焦 | 防止過度商業開發 讓旅游更好助力傳統村落保護

“方宅十余畝,草屋八九間。榆柳蔭后檐,桃李羅堂前。曖曖遠人村,依依墟里煙。” 這是陶淵明描寫的田園鄉村。然而,這種雞犬之聲相聞,炊煙裊裊的鄉村美景,卻是許多城市人永遠走不進去的圖畫。伴隨著現代社會經濟的發展和農村改革步伐的加快,大批古村落瀕臨消亡。保護村落、振興鄉村,就成了追索“從哪里來”的方式,也成為標記“向何處去”的注腳。

輿情聚焦 | 防止過度商業開發 讓旅游更好助力傳統村落保護

圖片8

“方宅十余畝,草屋八九間。榆柳蔭后檐,桃李羅堂前。曖曖遠人村,依依墟里煙。” 這是陶淵明描寫的田園鄉村。然而,這種雞犬之聲相聞,炊煙裊裊的鄉村美景,卻是許多城市人永遠走不進去的圖畫。伴隨著現代社會經濟的發展和農村改革步伐的加快,大批古村落瀕臨消亡。保護村落、振興鄉村,就成了追索“從哪里來”的方式,也成為標記“向何處去”的注腳

概述

 

最近,一組數據讓人驚心:近15年來,中國傳統村落銳減近92萬個,并正以每天1.6個的速度持續遞減。12月10日由中南大學中國村落文化智庫、光明日報智庫研究與發布中心、太和智庫聯合編寫,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出版的《中國傳統村落藍皮書:中國傳統村落保護調查報告(2017)》在京發布。

《中國傳統村落藍皮書》顯示,傳統村落保護目前仍面臨一些困境,包括現有法律法規對傳統村落保護不足、過度商業開發、“空心村”現象、千篇一律建設以及居住改善與傳統保護存在矛盾等五大挑戰。隨著一些傳統村落的消失,依附于傳統村落中的大量非物質文化遺產也瀕臨滅絕。

圖片9

傳統村落是中華文明的重要載體,承載著中華民族的歷史記憶。然而,隨著工業化和城鎮化的快速推進,傳統村落正在大量消失。近年來,一些地方通過發展旅游來保護傳統村落,取得較好效果,但實踐中也存在傳統村落“變味”的尷尬。比如,在搞旅游開發時出現了拆古建新、拆真建假以及過多外遷村民等錯誤做法。在新型城鎮化和鄉村振興過程中,既要積極發展旅游,又要防止過度商業開發,以科學有效地保護傳統村落。

五大挑戰

近年來,中國建立了傳統村落保護工作長效機制,制定了傳統村落保護相關法律法規,形成政府主導、社會各界積極參與的保護模式,但傳統村落保護仍然面臨五大挑戰。

其一是現有法律、法規對傳統村落保護有待加強。

其二是過度商業開發導致傳統村落衰弱。藍皮書指出,在旅游開發過程中,一些古建筑被包裝成統一化的房屋樣式、店鋪里出售的商品除了少量是當地特色食品,很多是在全國都可買得到的紀念品,毫無地域特色。

其三是“空心村”日益嚴重。不少村民離開村落進城生活,即便是暫時在城鎮務工的農民,也只在節假日才回老家。這讓一些村落“人去房空”,僅住一些留守老人。

其四是千篇一律的建設。一些地區存在著對村落進行大規模改建、拆掉傳統民居,規劃建設集中居住區的傾向,讓傳統村落發展趨同化、模式化。

其五是居民改善居住條件和傳統村落保護間矛盾突出。很多老宅的陳舊格局及落后配套措施已無法適應現代生活的要求。原住民傾向拆掉原有的傳統建筑,代之以現代感的樓房。

圖片10

專家觀點

中央文史研究館館員、東南大學教授陶思炎認為,能夠進入傳統村落名錄的應該是有一定歷史、有遺跡、保存基本完整、人們生活過或正在生活的村莊。“它是物質文化遺產和非物質文化遺產的結合。”他同時表示,這個標準不能全國統一。對于少數民族村寨,只要村民的居住區域、生活狀況能夠保持原有風貌,也可以稱為傳統村落。

中國藝術研究院建筑藝術研究所所長、住建部中國傳統村落專家委員會委員劉托則認為,傳統村落保護應該保護那些在整體風貌達到一定質量、文化樣態繼續存續的活態村莊,“有些傳統村落已經完全空心化、衰敗到難以保護,當地村民也沒有保護意愿,就不應在保護之列,可以按照城鎮化方式進行改造。”

媒體觀點

【中國經濟網】中國傳統村落保護:守護好鄉愁才能留住根

【新華網】保護傳統村落應重視村民這一主體

【人民網】保護傳統村落 弘揚民族文化

【中國文明網】保護傳統村落要喚醒村民意識

【千龍網】保護傳統村落 讓人們記得住鄉愁

【央廣網】保護傳統村落需要更多國家行動

 

深度分析

國家與政府應給予科學規劃和有效引導

傳統村落保護與旅游開發,不僅涉及建筑的改造、修繕和利用,而且涉及水、電、路等基礎設施的完善,需要大量資金。地方政府在傳統村落保護和利用中起主導作用,適度、可持續的旅游開發離不開地方政府的科學規劃和有效引導。保護傳統村落的國家行動至少應該包含以下幾方面的規劃:一是加大對傳統村落的國家保護和投入力度,如實施瀕危傳統村落保護專項行動,對那些得到價值公認同時高危的傳統村落,開展行之有效的重點保護,加大財政投入力度,改善當地居民生活等。二是加快傳統村落保護的立法進程,從法律層面為傳統村落的認定、保護、規劃利用等提供硬約束,將保護工作納入法制軌道。三是將傳統村落保護納入地方政績考核體系,建立保護責任追究機制等,抑制一些領導干部在開發利用傳統村落過程中的短視和急功近利思維。

保護傳統村落要激活村民的保護意識

村民是傳統村落的主人,是實際上的使用者和管理者。但現在很多村落,村民普遍缺乏文化意識和保護意識,沒有意識到自己世代所居的地方具有多么重要的歷史和文化價值。有村民直接把祖屋拆掉,學著別人的樣子砌個普普通通的水泥房子;還有的以修繕祠堂的名義,將世代相傳已有些斑駁的壁畫直接抹去,隨意涂抹上別的圖案。不但沒有發揮保護的作用,反而成了傳統文化的破壞者。保護傳統村落不能僅靠外力,更要增強內力,這就需要喚醒村民的文化和保護意識,通過普及性的宣傳教育讓大家認識到村子里的每一座古宅、每一口古井、每一塊磚瓦都承載著特殊的意義,不宜隨意進行改造和破壞,對于確實影響生活的,有關部門應給予指導和幫助,在不影響原貌的基礎上進行修繕,讓老百姓自覺承擔起保護村落的責任。 

保護傳統村落也要注重保護精神

維系傳統村落的不只是傳統建筑,更包含著生息繁衍中凝聚起的一股精神,有人說每一個村子都有一種精神,現在提倡的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中的許多內容,其實都與傳統鄉規鄉約、碑文警語和民間故事里傳遞出來的普世價值觀一脈相承。這種精神或者觀念,也是傳統村落文化價值的重要組成部分。因此,在保護傳統村落時,要注重對這部分文化的挖掘、收集與保護,即便村落的現狀面貌發生了改變,這種精神也應該繼續傳承和發揚下去,讓精神的無形之力成為推動鄉風文明、社會進步的積極力量。 

構建“互聯網+村落文化”新模式

“互聯網+”已經被納入頂層設計,成為國家經濟社會發展的重要戰略。隨著智能手機和3G網絡的普及,移動互聯網給傳統村落文化建設提供了新的機遇,“互聯網+村落文化”模式將是有效、可行和必行的新途徑。如建立基于虛擬收藏社區的傳統村落數字博物館,構建“互聯網+公共文化服務”新模式;建立基于虛擬家族社群的傳統村落文化傳承平臺,構建“互聯網+家譜文化”新模式。

“中國傳統文明之根在于鄉土,中國未來之變其關鍵在于鄉土,只有深讀三農,才能讀懂中國。”這是浙江電視臺錄制的《衢州記憶:鄉土再發現》片頭中的一句話。古村落是祖先留下來的寶貴遺產,其首要價值是一種不可再生的文化資源。這既表明古村落保護是每一位社會成員的共同責任,也道出古村落保護的要義所在。“先保護、后開發”不是單純將原有的古村落圍起來打造成景區,而是在保護原有資源的前提下,活化民俗,深入挖掘景區的旅游功能,將地方歷史文化內涵發揮到最大。

話題延伸

意大利

立法保護遺產

傳統村落或者城鎮是國家物質或者非物質文化遺產的重要組成部分,法律保護極為重要。1964年,在意大利威尼斯召開的從事歷史文物建筑工作的建筑師和技術員國際會議第二次會議通過了《威尼斯憲章》,這成為了歐洲國家保護文物、遺產的國際通則。

日本

開發保護結合

日本村落保護很少出現大拆大建現象,大多只是針對個別村落、獨立住戶進行的小規模改建、修繕。日本在進行村落保護中,政府注重和當地民眾的溝通和配合,讓民眾參與到村落的保護和開發中;將保護和開發相結合,對村落中的展覽建筑進行重點改造。

法國

國家審定維修

法國對古建筑的保護中40%的資金來自政府,舊居的50%的維修費用由政府負擔。為保護古城的完整性,法國會專門劃定區域建設現代小區,解決住房問題。

法國還規定對古城區的建筑不得隨意拆除,維修或者改建都要經過國家審定,國家會給予資助。

英國

民間力量參與

在古城保護宣傳、推動制度建設等方面,英國的民間團體起到很大作用。1877年,英國第一個全國性的古跡保護團體“古建筑保護協會”成立。自此之后類似團體如雨后春筍般出現。這些團體還通過推動立法來影響政府決策。民間團體的參與讓英國古城古跡保護成為一種民間自覺。

相關新聞

聯系我們

0551-69131513

在線咨詢: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郵件:[email protected]

工作時間:周一至周五

8:30-18:00,節假日休息

QR coce
2019年百科